常熟新聞網首頁

手機新聞網

新聞客戶端

“沖鋒的戰士”永不休——記常熟籍著名報告文學作家、中國作協副主席何建明

文/常熟日報記者 張綠漪

2019年10月,常熟籍著名報告文學作家、中國作協副主席何建明首次入圍諾貝爾文學獎,在常熟引起了不小的轟動。近日,為商榷2020年初將在家鄉舉辦“文學與藝術的交輝——何建明作品、吳葦篆刻展”相關事宜,何建明重返故里追溯過往,記者對他進行了采訪。

眼前的何建明身形瘦削但卻筆挺硬朗,兩鬢微微泛白,眼神中透出堅毅。就是這樣一個人物,纏繞在他身上的光環實在太多——全國唯一的勞模作家,中國報告文學學會會長,曾七獲全國優秀報告文學獎、三獲魯迅文學獎、三獲正泰杯報告文學獎、四獲徐遲報告文學獎、五獲中宣部“五個一工程獎”……即便如此,何建明依然秉持著低調的作風和謙遜的態度。

1956年,何建明出生于常熟一個普通農民家庭。從小就喜歡文學的他,詩歌、散文、小說都寫過,但并沒有明確自己的寫作方向。后來,受徐遲報告文學《哥德巴赫猜想》的影響,他最終選擇報告文學作為自己專攻的方向。23歲時,他的第一篇報告文學 《騰飛吧,蒼龍》 發表在茅盾主編的《時代的報告》上,并一舉獲得了全國大獎,這也為他今后走的路指明了方向。“報告文學作家投入很大,包括精力與經濟的雙重投入。”何建明表示,報告文學的素材都要親臨一線去采訪,所付出的精力是常人難以想象的,在金錢上也會付出不少。1997年,應共青團中央之邀,何建明潛心創作長篇報告文學《落淚是金》。他花了近一年時間,走訪了40多所高校,采訪了300多位當事人,寫成30萬字的作品,記錄了貧困大學生大學夢的灑淚之路,學生們在物質與精神上的雙重艱辛以及所造成的多舛命運。作品首次將中國貧困大學生問題擺在公眾面前,1998年出版后轟動了全國,相繼有100多家報刊連載轉載,產生了巨大的社會反響,許多讀者看完不禁潸然淚下,這也使得何建明一舉成名,成為國內最早關注中國弱勢群體的作家。

能寫出生動的、感人肺腑的報告文學作品,這是何建明作為江南人所具有的優勢,細致入微的觀察力、豐富細膩的表達力為作品增添了獨特的人文魅力。“家鄉的土地和文化,這些都根植于我內心,融在我血液里,對我語言語境的表達有著很深遠的影響。”何建明說,這些“江南人特質”正是故鄉賦予他的,這個生命起源的地方始終影響著他的所思所行。

與此同時,何建明的報告文學作品又極具深度、發人深省,這與他始終奔跑在一線、“地毯式”接觸各類人群甚至主動融入被采訪者生活環境的努力付出密不可分。“在我的理解里,報告文學就是用文學的手法寫的新聞報道,因此它必須是真實存在的。”何建明表示,正是因為報告文學不同于其他文學形式,報告文學作家所承擔的社會責任更重,稍不注意就會把握不好局部現象與全局本質二者的尺度。

正是懷著這樣的責任心,從20世紀70年代開始,何建明除處理眾多事務性工作外,會利用一切機會擠出時間深入各地采訪,先后創作了《共和國告急》《中國高考報告》《根本利益》《國家行動》《部長與國家》《我的天堂》《死亡征戰——中國援助非洲抗擊埃博拉紀實》等百余部振奮人心的報告文學作品。在中國改革開放以來每一個重要歷史事件時間節點,何建明都用筆在記錄——抗擊非典,寫《北京保衛戰》;汶川大地震,記錄《生命第一》;天津大爆炸,直擊《爆炸現場》 ……他一直在場,從未缺席。

談及自己印象非常深刻的采訪,何建明表示“真的太多了”。他為石油工人、地質工人、礦工都創作過作品,在這些作品的創作過程中,他不僅深入工地進行現場采訪,還和工人們一起住帳篷、吃大鍋飯,與他們打牌聊天、干活,甚至為求真實還冒著生命危險與煤老板斗智斗勇。“敢于去體驗,勇于去接觸,這也許是15年部隊生活給我帶來的饋贈,讓我具備了戰士的特性。”在何建明看來,只有扎根一線采訪,才能寫出真實的報告文學。

“報告文學作家就該是沖鋒的戰士。”這是何建明時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。作為國內報告文學的領軍人物,他也一直踐行著這一標準,并永不休止。

    聲明:所有來源為“常熟日報”和“常熟新聞網”的內容信息,未經本網許可,不得轉載!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等信息,內容均來源于網絡,并不代表本網觀點,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,請與我們聯系:0512-52778455,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。

[責任編輯:陸怡文]

標簽:

滚球大小球技巧三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