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熟新聞網首頁

手機新聞網

新聞客戶端

蔣伊畫諫

作者 : 朱新華

蔣伊(1631—1687),清代常熟人,蔣廷錫之父??滴跏赀M士,任監察御史,集民間疾苦,繪十二圖進呈,康熙為之動容。改授廣東糧儲參議,革耗羨,禁饋獻,除差徭,日賣干魚自給,誓不取民間一物。遷河南提學副使,崇實學,正文體,杜絕請托,所獎拔皆寒雋,因勞瘁卒于官。

“篤篤篤”,三記敲門聲后,孫夫人推開門,輕手輕腳走進書房,給茶壺續滿水,仍輕輕放在茶桌上。

蔣伊抬起頭,見夫人欲言又止的樣子,合上正在讀的《宋文鑒》,問道:“夫人,可是有什么話要說?”孫夫人遲疑了一下,道:“正是。自打老爺請假回家,我就看你一直心事重重,幾次要問都忍住沒說。原以為這次去江寧,會會老友,能散散心。哪知……”

“唉!”蔣伊長嘆一聲,站起身來,走到窗邊,凝視窗外一叢翠竹,沉吟有頃,說:“不出京城,不知天下黎民之苦??!夫人請看。”蔣伊從書案旁邊的紙簏里抽出幾卷紙,遞給夫人。

孫夫人接過紙,平攤在書案上,不由得呆住了:“老爺,這畫是你作的?”蔣伊點點頭。夫人說:“難怪這幾日天天把自己關在書房里。”

蔣伊正待說話,長隨蔣福匆匆來報:“老爺,石谷先生他們到了。”

王翚帶著蔣拱辰、王譽昌進了書房。王翚先注意到了書案上的畫,上前一看,瞪大了眼睛問:“莘田兄,這是……”

“這畫是我作的。”蔣伊接過話頭。

“可你以前是只作山水的呀。”王翚一臉不解。

蔣伊苦笑一下,俯身從紙簏中翻出一個卷子,遞給蔣拱辰:“星來,你們讀一讀這個就明白了。”王翚、王譽昌趕緊湊到蔣拱辰身邊把紙卷打開,原來是蔣伊的詩稿《途次感懷雜詩》六首。

王譽昌抑揚頓挫地讀起來:

帥師古重寄,長子稱金湯。天戈向無前,一足令百當。自從軍興來,秦楚浮云黃。東南事鼓鼙,民命掃秕糠。山野叢白骨,虎帳歌喉長。遂令彎弓一,常兼數口糧。況乃恣淫掠,吮血填川梁。搜山殲老弱,各各夸身強。殺賊動無算,奏捷騰飛章。戰馬少陷陣,擁抱多紅妝。渡淮歷河濟,啼聲出舟航。奈何赤子心,不化豺與狼……

讀未半,老詩人已經熱淚盈眶,連連贊嘆:“詩史??!詩史??!”

蔣拱辰接著讀下去:

蟻穴亦已潰,況決滔天防。初疾不慎醫,必至憂膏肓。惟聞言利書,騰沸如蜩螗。一一??谆I,足致根本戕。嘆息休盛時,戰守亦有方。山海雖阻深,得人斯康莊。練兵惜民力,樽俎資廟堂。我行自燕晉,熙然耕桑場。及今重保障,猶足安邊疆。仰睇長庚星,耿耿多铦芒。輕煙積成霧,中夜起彷徨。小臣懷主恩,結念蘅芷芳。行行戀闕心,葵藿不得將。陳辭未及終,泣下沾衣裳。

六首詩念完了,大家又圍到書案邊看畫。只見第一幅畫的是一群衣衫襤褸的女子,坐在地上,旁邊站著幾個兵丁,有個和尚手捧銀錠,身后跟著一群男人,似在向一個軍官哀求,旁邊題了幾個字:“難民妻女圖。”蔣伊指著那個和尚說:“這個僧人叫寂緣。他身后的男人和地上的婦女都是江西百姓。他們先是為了避三藩逆賊,后又為了避搜賊的官兵,藏匿在山谷間。結果還是碰上了官兵,這些兵硬把婦女說成反賊家屬,擄掠北上??蓱z她們的父親、丈夫,匍匐千里,哀號乞求,無濟于事。寂緣同情他們的遭遇,募緣求贖,這才把她們解救出來。這是我親眼所見??梢宦纺舷?,在濟寧,在淮安,在揚州,遇見的被掠良民不知凡幾,那慘狀,真叫人目不忍視,耳不忍聞。他們就沒有這么幸運啦。”

第二幅右上角題“催科圖”,畫面左側是一個胥吏模樣的人,目露兇光,戟指罵人,右側骨瘦如柴的農夫木然看著身旁坼裂的農田,農婦仰面對著蒼天……

這時,孫夫人上來嗔怪地說:“你看你,石谷先生他們來了這么久,你都沒讓大家喝口水。”邊說邊把涼了的茶水倒掉,重新沏上熱茶。

“不怕諸位笑話,”等大家坐定,蔣伊喝了口茶說,“當年我鄉會試落榜也沒掉過一滴眼淚,這次還鄉,一路卻不知幾番沾濕了枕席。”

“慚愧慚愧!”王翚一邊連連搖頭,一邊嘆息,“我平生作畫無數,對畫藝頗為自負,今日見了莘田的畫,才知道我的山水只好作臥游之具,非不賞心悅目,但論驚心動魄,卻萬萬不及莘田數紙。”

蔣伊笑道:“石谷兄所言差矣!人各有分,我食君之祿,對國計民生當然要多留意些。”

“我看莘田不會只是作幾幅畫而已吧。”王譽昌道。

“‘從此謝簪紱,倦鳥還一枝。五湖好煙水,桃李春風吹。’我那雜詩第二首里的這幾句本是我此次告假回籍的真心話。諸位都知道我宦情不濃。”沉默了一會,蔣伊接著說,“但現在我改主意了,期滿我要銷假起復!自康熙十二年軍興以來,生靈涂炭,民不聊生,早有所知,只是不料會如此嚴重。”

“是啊,”王譽昌說,“前日我接到翁岸甫來信,他本想回福建老家探視,哪知一進浙江就幾乎寸步難行,后來遇到逃難出來的鄉親,說老家整個村落早已毀于兵燹,正打算仍然回常熟呢。”

“船過邵伯的時候,看到鄰船上滿是被擄掠的婦女,第二天我去拜會邑尊,希望他出面管管。諸位猜他怎么說?”

“他怎么說的?”三個人幾乎同時說。

“他說,蔣大人,我也知道你說的句句是實,句句在理。只是你不知道,這仗一打,那兵個個都成了老爺,我管得了嗎?再說了,天下何處不是如此,我就算管住了一處,你能管得了天下?”

“真是豈有此理!”蔣拱辰拍了一記桌子。

“不。”蔣伊說,“我當時也生氣,但后來一想,他說的不無道理。如今天下擾攘,不是一時一地的事,要想改變,只有一個人能做到——皇上!我要向皇上進諫。前些天去江寧,就把我要進諫的想法跟老友講了,老友勸我明哲保身。大廈若傾,真到那一天,我這身能保得了嗎?”

“仗打了這么多年,不見得沒人諫過吧。多諫一次有用嗎?”王翚道。

“莘田打算怎么諫呢?莫非——”王譽昌把視線轉移到仍然攤在書案的畫上。

蔣伊站起身來,取過那本《宋文鑒》,翻到卷五十八,說:“我決心學鄭俠!”

王譽昌恍然大悟:“對對對,當年鄭俠見新政流弊甚多,百姓流離失所,畫了《流民圖》連同奏疏一并呈奏,打動了皇帝。聽說當今皇上英明能斷,見到這些畫,定會為之動容。”

“只是我要比鄭俠更進一步。”蔣伊道,“他畫了一幅,我要把國家面臨的棘手問題都畫出來。”

康熙十八年七月十日一早,皇帝在瀛臺聽取部院各衙門官員面奏政事畢,蔣伊把《難民妻女圖》《刑獄圖》《寒窗讀書圖》《春耕夏耘圖》《催科圖》《鬻兒圖》《水災圖》《旱災圖》《觀榜圖》《廢書圖》《暴關圖》《疲驛圖》共十二幅圖和四份奏疏面呈皇帝。史書上說,皇帝披圖覽疏,為之動容,午夜彷徨,宣旨慰勞,禁兵焚掠,保全甚多。

    聲明:所有來源為“常熟日報”和“常熟新聞網”的內容信息,未經本網許可,不得轉載!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等信息,內容均來源于網絡,并不代表本網觀點,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,請與我們聯系:0512-52778455,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。

[責任編輯:陸怡文]

標簽:

滚球大小球技巧三部 江西多乐彩开奖视频 黑龙江36选7走势图大星网 陕西快乐10分钟百宝彩走势图 期货配资列入刑法了吗 北京pk10官网开奖视频 吉林快3官方 大盘指数股票行情 体彩宁夏11选五5开奖今天 七星彩彩票开奖查询 最牛散户从5万到20亿